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陵布衣

博陵诗人谈诗园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为博陵诗友谈诗的园地.

网易考拉推荐
 
 

京战:2009.01.19《步韵蔡淑萍老师》  

2009-01-19 13:3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战(2009.01.19.)

    步韵蔡淑萍老师

无计归田隐,有缘兵马居。

幸逢巴蜀客,得问圣贤书。

事自忙中乱,诗从别后疏。

柳营弓弩手,或许是真余。

                           2009.01.14. 

注:①兵马,指《中华诗词》编辑部驻地北兵马司胡同。②柳营,即细柳营,指军营。见王维《观猎》:“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

         【附】蔡淑萍《牛年将至书近况以告》

                   一日除形役,三年赋蛰居。

                  小园堪树木,静室颇观书。

                  疾喜新来减,诗惭久已疏。

                  风云偶评点,差可胜前余。

                                                       2009.01.12. 

注:①除形役,指退休。形,指身体;役,指劳作。②疾,指作者07年患病,动大手术。术后回复良好。

 

张申(2009-1-19)

京战、蔡老师,高手出精品,无论原玉还是和诗,大可无懈可击。

 

 淙泉(2009.01.20)

 京战诗通俗晓畅,却又诗味浓郁,读来朗朗上口,余味无穷。如张申所言,我辈无可挑剔。

 

京战(2009.01.19.)

    毛病还是有的。如第二句“兵马”与下联中“巴蜀、圣贤”词性结构雷同,造成板结,虽不是典型的“四言一法”,但也是应该避免的。原唱第四句“颇”颇值得商榷,作者大概想用“宜”字,因平仄问题不得不如此。

 

树宗(2009.1.23)

张申、淙泉所言甚是。远而有寄,面而有赠,诗侣之交,古今皆然。和诗与原玉俱美,格调雅丽,情韵沛然,意脉贯通,淡实有味,语境有唐人风。全诗以情韵胜,不涉风物,总在言情而不写景。古人诗法不必定写景,亦不必不写景,惟其当而已。

首联开门见山,放胆成文,以对杖直切主题,何等剀切利索。“无计归田隐”是纪其时,识蔡君于挂甲欲归隐之时;“有缘兵马居”是纪其地,遇蔡君于当代诗坛圣地兵马司。“无计、有缘”妙语传神,欲归无计,命也;识荆有缘,天也。情丝语脉何等婉曲细腻。

次联紧承有缘二字,天衣无缝。幸逢、得问递进抒情,深具感情色彩。天赐巴蜀之友,已属人间幸事,又得问字之师,岂非幸上加幸。至于兵马等三个连绵词组,我倒觉得无伤大雅,反而给人以朗朗上口、融会贯通之感。诗无定法,此之谓欤?

三联动如脱兔顺势而转,由追怀往昔相聚之谊,转述近年别后之情。有路断桥接,雨住霞起之妙。故人“书近况以告”,我亦书近况以答,自在情理之中。原诗题中所呼,和诗笔端有应,真妙构也。

尾联结得出人意表,饶有情趣。平生侧身卒伍,诗词不过晚年余事,普通一兵才是我的本色,才是“真我”。就章法而言,与首联遥相呼应,军营挂甲之后染指诗坛,而诗坛所在竟是兵马司,可见本人不仅与蔡君有缘,与诗词有缘,更与军旅有缘。以“有缘”二字统领全篇,超然妙裁,非小家所得漫拟也。

原诗颇字,可以“且”字代之。不知蔡君及诸友以为然否?

 

张申(20091-1-23)

京战、蔡老师的诗作好,读起来是一种享受。但为啥好,说不出来。经树宗一番评点,头头是道,娓娓动听,更是一种高级享受。也对于学习诗词章法是极大帮助。岂是一个谢字可以了得。

当然,诗无达诂。对于首联,我的理解是,作者对于蔡老师的回答:个人没有计划归田隐,或者是没有办法归田隐;但是却有缘还在兵马司从事个人喜欢的诗词工作,也是人生幸事。

尾联初读时,感觉较弱。后来仔细一想,词语双关:既可理解为作者出身军旅,也可理解为兵马司也是军营,尽管作者已经小试牛刀,渐有名声,但还是诚惶诚恐,兢兢业业,把自己摆放在一个“弓弩手”位置,这种比喻,作为对于一个自己尊敬的老师的回答,简直是神来之笔,精妙绝伦。

(原诗颇字,可以“且”字代之。)大好。

不知“聊”字可否?

以上拙识,如有不当,请诸友指正。

 

树宗(2009.1.24)

张申对首联的训诂正确,与我不谋而合。我所说“欲归无计,命也;识荆有缘,天也。”即张申具体阐述之意。

原诗颇字是仄声,聊是平声,故不妥。

 

张申(2009-1-24)

“原诗颇字是仄声,聊是平声,故不妥”。

此处未及细究,树宗之言及是。

 

 京战(2009.01.25.)

张申、树宗所言, 发我所未发,读后感到大开门径,真有更上层楼之感。树宗解析章法,大大超出我的原想,启示我摆脱朦胧状态而走向自觉状态。张申所言“兵马司、弓弩手”之双关含义,也是我原来没想到的,并不是有意为之,经张申点出,我也感觉到其中有些妙处。以我自己的诗作为教材,收益太大了。正如张申所言,“岂是一个谢字可以了得。”

张申(2009-1-27)

   “原诗颇字是仄声,聊是平声,故不妥”。

此处未及细究,树宗之言及是。

用“默”字如何?

另外,“形役”似为“行役”之误。

“行役”辞海注释为:因服军役、劳役、和公务而在外跋涉。

“除行役”,则可以理解为蔡老师回四川辞去了在诗词社的职务。

则为: 

【附】蔡淑萍《牛年将至书近况以告》

                  一日除役,三年赋蛰居。

                  小园堪树木,静室观书。

                  疾喜新来减,诗惭久已疏。

                  风云偶评点,差可胜前余。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