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陵布衣

博陵诗人谈诗园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为博陵诗友谈诗的园地.

网易考拉推荐
 
 

京战(2009.02.14)(艺术重复)参考  

2009-02-14 11:5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战(2009.02.14) 

     关于“艺术重复”,想到去年的一首打油诗(忘了是否寄给你们),今重发一次,供诸友专门就此问题参考。

力夫兄诗意闲雅,恬淡中寓哲思,读后发人深省。读第三句“自守”二字,似有守成却步之感。或可斟酌。这只是我的朦胧感觉,或许是错觉呢。遂成打油一首,补述前意,录于后。

    前山阴雨后山晴,犹有万山随后迎。

    纵到林深更深处,劝君再往更深行。

                                                   2008.10.25.

 

【附】力夫:《通海秀山半日》

前山径认后山迷,藤老思曾白鹤栖。

自守林深更深处,闲听柏子落幽溪。

~~~~~~~~~~~~~~~~~~~~~~~~~~~~~~~~~~~~~~~~~~~~~~~~~~~~~~~~~~~~~~~~~~~~~~~~~~~~~~~~~~~~~

 

京战(2009-2-11)  

        此诗题材颇佳,应为我辈诗中之最有价值者。毕恭毕敬,倾全力而为之,差可。 

        情事复杂,七绝言语颇吃力。如减少写实分量,借助注释的作用,正文多从虚处着笔,或者是一个思路。供淙泉参考。  

       六十年前伤心忆  

雪原牛车千里三十日幻耶真,长泪掬回抗日一忆当年一断魂。  

寒夜冷无它如何驱寂寞,空忆唯余寂寞暖伴羸身。

删除  |  回复 2009-02-13 12:18
京战(2009.02.14)(艺术重复)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博陵布衣

六十年前伤心忆

雪原千里三十日,长泪掬回抗日魂。

夜冷无它驱寂寞,唯余空忆暖羸身。

删除  |  回复 2009-02-12 18:25

淙泉(2009.02.14)

读京战所言,深有同感。对景仰前辈,总想留下几个文字。以28自表达如此繁复事件,浓重情感,实是困难。我本最烦诗词加注,也不得不用之。

正文多从虚处着笔,也是一法,感情可得尽量抒发。京战所改前两句,我认为不错。唯后两句重复寂寞二字,是否有办法弥补。看末句里的“寂寞”有无办法更换它词。如无办法,重复也未尝不可。请诸友都想想办法,或发表看法。

京战(2009-2-14)

       淙泉的意见很好,仅就“重复”一事,谈一点看法。

       此处的重复不仅仅是形式上的重复,第二个“寂寞”,暗含“相思”、“辗转相思不得见”之意,这种“寂寞”,是不能“驱”的,是“驱”不了的,甚至是有意追求、挥之不去的、常伴终生的。这样,它已经不是第一个“寂寞”的简单重复了,它只是在形式上重复,而在意境上赋予了更进一步的感情含蕴,翻成了一个新的意境。如果没有第一个“寂寞”的铺垫,是不会有这样递进深入的作用的。试想,如果没有第二个“寂寞”的递进,第一句的“驱寂寞”将作何解释?能是完美的吗?(所谓“艺术重复”,就是这种创作手法。)

      当然,此处只是一个尝试,不一定成功。以后写诗也可试探这种手法。以上供淙泉参考。听听诸友的意见或可有更好的思路。总之一定把这首诗写成功,君恋也会很高兴的。

京战(2009.02.14)(艺术重复)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博陵布衣

 

 

淙泉(2009.02.15)

我非常赞同京战关于艺术重复的看法。京战的《打油诗》并非打油,乃大雅之作。几处重复精妙绝伦,既申意,又有极强音乐效果。古诗中艺术重复的例子也很多,如王安石运用此技也堪称大家。“终日看山不厌山,灵山终待老山间。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浑然天成,实在高妙。我也非常欣赏这一艺术手段。我也曾有过此类作品,但是无意为之,非刻意之作。在《六十年前伤心忆》中,我也赞同使用此法 。

我想找一个更好的词替代末句的“寂寞”,是想突出“回忆”二字。此诗所想表达的,正如题,是六十年后,老人病床上对丈夫的回忆。她生前说过:“我不想别个,只想××(丈夫名字)。”而丈夫在她的记忆中永远是年轻英俊的,这一影像陪伴她一生。在老病卧床的寒夜,只有这一影像能使她的心感到一些温暖,一些安慰。所以,我想找回原诗中“唯余空忆暖羸身”的感觉。不是恢复原句,而是如何表达更好。然而“忆”字已在第二句用了,而且我很欣赏“一忆当年一断魂”这句。那就只好改末句了,如用“旧梦”之类。不知这思路是否可以?愿听大家意见。

乔树宗(2009-2-15)

关于艺术重复,隐约记得去年曾涉及这个问题。从文艺理论角度,我同意京战的观点。

艺术重复或曰艺术反复,既是一种修辞手法,也是一种创作方法。在古今中外的文学
作品包括旧体诗词特别是诗经中,可谓屡见不鲜。愚以为,艺术 反复大致可分为五类:
一是强调性反复。如国歌中的“前进,前进,前进,进”;沈全期《龙池》首联
“龙池跃龙龙已飞,龙德先天天不违”。二是递进性反复。京战所改淙泉句中的两个
“寂寞”;李白《鹦鹉洲》首次联“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鹦鹉西飞陇山去,
芳洲之树何青青”。《黄河大合唱》中的“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全中国”。
三是转折性反复。如李白的“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四是错综性反复。
如令太白搁笔的崔颢《黄鹤楼》的前四句。京战上面的打油诗。五是幽默性反复。
如李商隐《赠杜牧》的前四句“杜牧司勋字牧之,清秋一首杜秋诗。前身应是梁江总,
名总还曾字总持”。此外还有顶针衔接性反复,段落呼应性反复等等。就我所见到的情况,
随便做了以上概括。分类未必科学,但它至少可以说明,艺术反复作为一种艺术表现手法,
应是毋庸置疑的。
我认为,在诗词创作中正确运用这种艺术手段,有利于深化主题、美化意境、增强气势、
浓化诗趣、贯通诗脉等。但最重要的是自然得体,稍有不慎往往弄巧成拙,染上啰嗦重
复之疾。 

 

 
京战(2009.02.14)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京战(2009.02.14)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京战(2009.02.14)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京战(2009.02.14)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京战(2009.02.14)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京战(2009.02.14)参考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