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陵布衣

博陵诗人谈诗园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为博陵诗友谈诗的园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京战(2009.02.22.) 贺新郎 ·丫髻山  

2009-02-28 21:5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战(2009.02.22.)  

                贺新郎 ·丫髻山

一念辞仙陛。正人间,娲天初补,海桑新替。端坐燕山调琴瑟,殿阁香烟凝紫。看惯了、龙灯花会。寂寞千秋思玉阙,倩身姿、暂且留凡世。拨雾看,双丫髻。        重来恰值春寒肆,觅行宫,残碑如诉,弹痕如泪。唯有当年殷殷石,万古层层犹睡。更庙犬、闻声频吠。应是难逃如此劫,待甚时、抛却红尘戏?时已到,吾归矣。

                                                                                                                              2009.09.22.

【题注】丫髻山风景区位于平谷县刘家店乡境内,海拔363米,因山颠两块巨石状若古代女孩头上的丫髻,故名。山顶原有庙宇多处,其中玉皇阁,碧霞元君祠为京东著名道观。庙会鼎盛于元、明、清三朝,已延续400多年,为华北地区四大庙会之一。清康熙和乾隆皇帝,都曾两次游幸丫髻山。达官贵人及平民百姓,车马飞驰,晓行夜宿,去丫髻山敬香者终年络驿不绝,而庙会期间更是人如潮涌。山上有康熙五十四年碑文,记载了当时的盛况。这种盛况一直持续到1946年,还乡团据为窝穴,清剿时庙宇俱为炮火所毁。

 

张申(2009-3-3)

贺新郎 ·丫髻山

一念辞仙陛。正人间,娲天初补,海桑新替。端坐燕山调琴瑟,殿阁香烟凝紫。看惯了、龙灯花会①。久览红尘寂寞千秋思玉阙,偷仙魂倩身姿、暂且人世。拨雾看,留凡骨,双丫髻。        来恰值春寒肆,觅行宫,残碑如诉,弹痕如泪。唯有当年殷殷石,千载层层犹睡②。忆胜景庙犬凭添心碎闻声频吠立志平抚人世劫应是难逃如此劫呼风云待甚时收拾残垣壁抛却红尘戏?春月满时已到山新矣吾归矣

 

 

诸友:为了为词作的修改做准备,首先对新诗提一些个人意见。

丫髻山  ·双丫仙子

        当时心生一念,便离开了玉阙仙乡。

        来到人间,正是女娲补天初成,

        人间又经历了新一轮沧桑。

端坐在燕山侧把尘世观望,

取出怀中瑶琴向世人弹响

一年年,我的眼前建满了庙堂,

        庙堂内外炉鼎陈列香烟绕梁。

一年年,信众如潮,香会如云,

千秋转瞬,

       展示着事态的炎凉。

千秋转瞬,寂寞中怀念起天上的景象,

此句中的“寂寞”与前边的热闹氛围有矛盾。改作:

看透纷纷杂杂的红尘,事态的炎凉,

就怀念起天上的景象,

      将身姿化作丫髻山暂留世上。

此句与前面的叙述有矛盾:先有山后建庙。不是先建庙后有山。

我的仙魂已经偷偷的离开了繁杂的人世,

只是把凡骨化成的双髻山留在了人间。

今天我重归旧地,正是春寒肆虐猖狂。

       遍山寻找,找不见当年的殿堂。

       一块块断碑、一片片弹痕,

       含泪诉说着当时的祸殃。   

赭红色的火山石、一层层的沉积岩, 

       都还在迷迷糊糊的梦乡。

目睹如此惨败的景象,

越发怀念过去的胜景

我不禁凄然泪下。

我下定决心,

要让双髻山重现旧貌。

我唤来风云,

收拾残垣断壁

当一轮春月在碧色的天空升起的时候,

双髻山又该风景如画了。

 

      原来的结尾有点消极。

 只有看庙的小狗,

       见了人不停的汪汪。

       这真是劫数,难逃的劫数,

       什么时候,才能抛却这红尘的扰攘?

       现在就是时候了,我要返回我真正的家乡!

京战(2009.03.3.)   

       张申所言甚佳,言辞有不达意处,再斟酌修改。本意是将丫髻山拟人化为丫髻仙子,全部用第一人称说话。上次张申将《齐天乐》翻成白话新诗,是个很好的办法。向张申学习,我也把这首词翻成白话新诗,这更可以看出词中的词不达意处,对改诗或有些辅助作用。诸友改时,也可连同一起修改。

               丫髻山  ·双丫仙子

        当时心生一念,便离开了玉阙仙乡。

        来到人间,正是女娲补天初成,

        人间又经历了新一轮沧桑。

端坐在燕山侧把尘世观望,

取出怀中瑶琴向世人弹响

一年年,我的眼前建满了庙堂,

        庙堂内外炉鼎陈列香烟绕梁。

       一年年,信众如潮,香会如云,

       展示着事态的炎凉。

千秋转瞬,寂寞中怀念起天上的景象,

      将身姿化作丫髻山暂留世上。

今天我重来旧地,正是春寒猖狂。

       遍山寻找,找不见当年的殿堂。

       一块块断碑、一片片弹痕,

       含泪诉说着当时的祸殃。   

赭红色的火山石、一层层的沉积岩, 

       都还在迷迷糊糊的梦乡。

       只有看庙的小狗,

       见了人不停的汪汪。

       这真是劫数,难逃的劫数,

       什么时候,才能抛却这红尘的扰攘?

       现在就是时候了,我要返回我真正的家乡!

 

 注:①据残碑记载,朝山民众有多个香会组织,其中著名者如“龙灯老会”等。

   ②丫髻山山石多为沉积页岩,层叠鲜明,且大石多为赭红色,颇为奇观。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