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陵布衣

博陵诗人谈诗园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为博陵诗友谈诗的园地.

网易考拉推荐
 
 

张申(2009-10-29)京战《步韵东遨兄》欣赏  

2009-10-30 09:0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京战《步韵东遨兄中秋寄诗》欣赏

    看到京战的步韵东遨兄,眼前一亮,很有震撼,又不知从何处谈起,久久品味,思虑再三,才写出以下文字。

诗曰: 玉轮轧露影迟迟,辜负潇湘七步诗。

            石雨撞钟惊蝶梦,桃盆移木种瑶池①。

            羡君勇亦能仁者,容我学而时习之。

            手把黄花更相忆,乌龙江畔月明时②

第一联:玉轮轧露影迟迟,辜负潇湘七步诗。

“玉轮轧露”化用李贺“玉轮轧露湿团光”诗句,“玉轮轧露影迟迟”塑造出一幅雨后云层长时弥漫,一时云薄初开,月光穿云微露的美丽图画,“玉轮轧露”为“影迟迟”做了铺垫。“影迟迟”又很自然的引出下一句“辜负潇湘七步诗”,既然“迟迟”自然会“辜负”误了和诗的时间,更何况是东遨先生原玉的“七步诗”呢。用“七步诗”典故一方面巧妙地将和诗的迟,和原玉的快做了强烈对比;更主要的是赞许东遨先生的才华,同时也是一种自谦的谦辞。“潇湘”则注释了东遨先生的湖南籍贯。此联开门见山,紧扣中秋寄诗的主题。    

承一个“七步诗”的“诗”字很自然的引出第二联:“石雨撞钟惊蝶梦,桃盆移木种瑶池。”重点对东遨先生的诗才做专门评价。巧妙地运用东遨先生的网名“石雨”、 “桃盆“,将庄周梦蝶的典故和王母娘娘的神话故事用于对东遨先生的诗作评价,或幻或实,运用自如,达到出神入化的效果。

细细品读:玉轮轧露-----迟-----辜负-----七步诗,诗----下联:

石雨撞钟惊蝶梦,桃盆移木种瑶池①。

石雨------惊蝶梦,桃盆------种瑶池①。

两联诗句环环相扣,天衣无缝。

第三联:羡君勇亦能仁者,容我学而时习之。

转而对东遨先生人品的评价: “勇”,“仁”;并由此“学而时习之”,表尽敬重之情。

转的目的是要产生跌宕效果。但要转而有度,既与前两联产生距离,又不能脱离诗作的主题。研读三联,既实现了从谈诗到评人的转折;又不脱离东遨兄、寄诗的主题。

  这里更需要指出的是,“学而时习之”是尽人皆知的老夫子的名言。这里使用的“名言入诗”的特殊句式。不敢妄言这是首创,但至少是不多见的创新和探索。这在诗词的创作上带有示范作用的做法,具有异乎寻常的意义。

第四联:手把黄花更相忆,乌龙江畔月明时。

套用东遨先生原作的“黄花”配合使用“月明时”三个字,将诗篇收结回题目的中秋寄诗的主题。回忆同游乌江的趣事,表达了战友兼诗友之间的深情厚谊。

整篇诗作以“玉轮轧露影迟迟”月阴作起,以“月明时”月晴作结,遥相呼应,紧扣主题,天衣无缝。

步韵和诗不仅受原作诗韵用字的局限,而且在一定意义上圈定了和诗的内容。既不能顺杆爬,显得平庸无趣;更不能与原作无明显关联,漫无天际。必须在若即若离之间,把握方寸。这是好的和诗必备的要素。

   将京战的《步韵东遨兄》和东遨先生的原作对照来读,会发现和诗的更多的高妙之处。

附:熊东遨《秋节忆文朝、京战》

白首论交莫谓迟,早同戎马晚同诗。

遥知鹤影临云汉,会引涛声入砚池。

我素我行何忌也,人誉人毁两由之。

黄花不负西风约,绽放东篱又一时。

    和诗的一联,是对原作一联的回应。由此“玉轮轧露影迟迟,辜负潇湘七步诗”,就有了深一层的含义:“玉轮轧露”是一种环境,一种机缘,由此产生了“影迟迟”,成为“辜负”,以至于造成“白首论交”、 “ 晚同诗”的结果。

和诗的二联着重于对东遨先生诗才的赞赏;原作的“遥知鹤影临云汉,会引涛声入砚池。”侧重对友人的寄托。虽然同是谈诗,但侧重点不同。

东遨先生原作的三联重点表述对人生的态度,体现出一种豁达与自信。和诗则是便是了作者对东遨先生“勇”、“仁”的赞许与敬重。

第四联和诗和原作从不同的角度,对借助于诗作增进诗友的友谊,做了称颂和期待。东遨先生侧重于对未来的期待,京战的和诗则在通过对美好过去的回忆寄予了希冀。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认为京战的诗作是颇具水准的好诗,整首诗承转有序,应对有度,一气呵成,滴水不漏,十分难得。如果硬是在鸡蛋里挑骨头,第三联读起来与整首诗语境不十分协调。大概是“名句入诗”,句式变化使然。可能因为这是一种创新探索,出现的几率不多,读起来略显生疏。大概将来此类语句多了,成为熟面孔,熟悉了,也就不会感到不协调了。

只言片语,一得之愚,就教诸位。

2009-10-28

原诗的附注:【题注】熊东遨,湖南人,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曾在空军部队工作十四年。

注:①石雨,熊东遨网名“酒风石雨”;桃盆,熊东遨网名“桃盆栽”。②乌龙江,乌江又名乌龙江。今年7月,笔者应邀到贵州思南,与熊东遨同游乌江。 

 

附:树宗修改补充意见

张申:来文读过,很好可发。在作品渲染的意境空间,展开想象条分缕析,如龙泉剔骨,刀刀见髓。不乏独到见解,可谓知人知音知诗者也。我认为,评论好的诗词,既要以原作为本,望其文,寻其义;也要品其余味,进诗境,入诗情。诗无达诂,适当展开联想应当允许,不离其境言之成理可也。胶柱鼓瑟往往点不到妙处。遇到朦胧的,不妨来个五柳先生的不求甚解。对你的点评我还有三点余话:一是首联赏月读其赠诗,颔联赞其诗才,颈联仰其人品,尾联忆旧思人。赞同你的理解。二是三联出句的出处,《中庸》: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三是我最欣赏三联,这是雅化诗化的文言妙联,浓化了该诗的典雅性。句读为2—5,特殊变化的句式结构,增加了诗词的参差美。四是把最后结合东遨先生原诗的评析,融入前面章法更严谨。可把我的意见附在你的评析之后,一并发到我们的博客。--------树宗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