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陵布衣

博陵诗人谈诗园地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为博陵诗友谈诗的园地.

网易考拉推荐
 
 

乔树宗 诸友《热河泉倒影图》题诗赏读札记  

2011-06-12 10:3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友《热河泉倒影图》题诗赏读札记    

   乔树宗

 

 

乔树宗   诸友《热河泉倒影图》题诗赏读札记 - 博陵布衣 - 博陵布衣

 

纵览中华艺苑,诗画关系至为密切,堪称姊妹并蒂花。由诗画联姻而惊艳骚坛的题画诗,群星璀璨代不绝书。故有“画可融诗乃为奇,诗堪入画方称妙”之说。诸友的六首题画诗,或再现画作拓展画境,或依画论艺品味画作,或托画言志抒情寄慨,或借题发挥寄蕴哲思,起到了明画旨、昭画趣、彰画境、拓画意的作用。可谓春兰秋菊各具特色,冬梅夏荷各领风华。不揣浅陋,聊记赏读所感。为行文方便,以博客发出先后为序。

其一:张君恋诗

秋色斑斓碧水流,亭台柳影镜中收。

一团锦鲤枝间闹,誰解餐餐为腹愁?

 【赏读札记】此诗乃诸友题诗的滥觞之作,君恋诗思锐敏,妙手先得。有声诗配无声画,最见成色最是当行。前三句再现画境,实景自在其中。正如金圣叹评老杜《画鹰》所言,“句句是画,句句是鹰”也。首句直切题目写清泉之水,二句从倒影描泉外之景,三句写水中鱼嬉闹镜中树,惟妙惟肖活灵活现。“锦鲤枝间闹”,传神之笔出人意表。观之似真,触之则幻,天然奇观,妙不可言。结句抒情寄慨,水中鱼争食镜中叶,一如画饼充饥,安得不愁?此时张君已全然陶醉于画境,与锦鲤同其悲欢,天人合一物我两忘,故有此悲天悯鱼之问。博爱情怀昭然纸上矣。

其二:徐淙泉诗

秋水清清景色奇,黄鹂婉转水中啼。

丰年一片红鳞好,绿树梢头亦结鱼。

 【赏读札记】淙泉近水楼台,妇唱夫随,异曲同工,各有千秋。有论者将题画诗分为四种形式:一曰描写型,二曰议论型,三曰寄慨型,四曰综合型。此诗当归为描写型。与后面京战的议论型对照赏读,自可见其不同。画以境为意,有形无声;诗以意为境,有声无形。作者紧扣画面展开联想,以声补形,以动补静,有声有色地再现和丰富了画境美。鱼者,余也裕也,兆丰登之象。诗中不着议论、不带感叹、不抒情思,而诗人礼赞丰年的喜悦之情,自然腾跃于字里行间。第二句借助想象,韵传画外之音,诗补画中之景,实乃妙妙。

其三:乔树宗诗

岸柳婆娑入镜新,青枝照影戏红鳞。

临池亚圣应嗟叹:缘木求鱼竟是真!

【我的自白】看着这幅超妙绝伦的图画,赏读与其相映成趣的张徐题诗,怦然心动不能自已。欲续貂而又无从着手,伏案沉思之际,猛地想到孟夫子“缘木求鱼”一典。其本意是缘木求鱼不可得鱼,囿于成见人们亦深信不疑。而活生生的画面,不正是与圣贤思维、惯性思维相悖的事实吗?起码在热河泉畔,有树之处必有倒影,有倒影处必有群鳞雅聚,缘木求鱼唾手可得,这就完全颠覆了孟夫子的结论。由此想到圣人之言也未可全信。于是写出后两句“圣贤漫道无偏见,缘木求鱼此证真”。在修改中感到,直接臧否自己一直敬畏的亚圣,有失诗词敦厚之旨,所以改成现在的样子。

 其四:赵京战诗

空负红鳞树上居,言愁言乐子非鱼。

缘枝缘叶复缘木,重读南华一卷书。

【赏读札记】京战之诗托画兴怀,独辟蹊径,别是一样笔墨。其体式似可归为议论型。看他超然高寄,霞想云思;恬然漫吟,出尘入禅。画中看似无此景,而诗人想象中却有此事,妙在浮想联翩,拓展画境,诱人暇思。正如清人沈德潜论及老杜题画诗所言,“其法全在不粘画上发论”。此诗首句如单刀赴会,直切题旨展开纵议:赏画题诗自得其乐,莫要辜负了这红鳞居树的天然美景。空负二字妙妙,何其坦荡潇洒。二句紧承首句继续论辩:鱼在水中忧乐自知,吾等言愁言乐,实乃人类之愁乐,非鱼类之愁乐也。我等非鱼,焉知其忧乐乎?巧用濠桥论鱼之典,恰到好处。三四作一句读,说什么缘木缘枝、求鱼得鱼,都不过是镜花水月,空空如也。尾句回照全诗,嘎然而止未做结论。只是告诉诸君,答案尽在南华一卷中,在六祖慧能“五蕴皆空、心无挂碍”的禅理之中。另外还要提及的是,京战在赏画寄感的同时,还巧妙地回应了张徐乔的三首题诗,可谓面面俱到。全诗妙在将审美感知、审美情愫、审美哲思融合在短短28字间,大笔如椽举重若轻,富于禅趣耐人咀嚼。

  其五:张梦欣诗

巧夺天工寓意奇,中秋幼尾却争饥。

清风池水明如镜,者似枯鱼挂满篱。

 【赏读札记】同一幅画景,在梦欣眼底又是一番景象,可谓另具只眼。诗词创作贵在求异求新,一般而言,同题诗先成者稍易,后继者难为。难在必须跳出前者已有的意境窠臼,方有新意。而梦欣迎难而上,别开生面。此诗跌宕起伏,抑扬顿挫,像一颗怪味豆,别有一番滋味在诗间。其特点:一是巧用抑扬对比法。首句扬,盛赞超妙画境之奇美;二句抑,毕现群鳞争食之丑态。三句扬,激赏风清水秀之美景,尾句抑,联想枯鱼满篱之惨像。前扬后抑,强化了诗的波动感;前后对比,增强了诗境的鲜明感。二是谋篇自出机杼。三承一,四承二,形散意不散,打破了起承转合的常规。三是审美与审丑并重,从美的画面审出丑的画境。美丑往往共存于一个统一体中,如聊斋的许多美女都是骷髅一样。这是此诗给我的一点启示。是耶非耶,姑妄言之。

 其六:张申《酬倒影图索句》

泉图索句句踯躅,难写清池树挂鱼。

谁易诗篇半瓢米,残檠痴对韵翻书。

 【赏读札记】张申与我和梦欣同感,即所谓“此处有景道不得”之感。如果我说的同题诗“后继者难为”有一点相对真理性的话,那么张申再出新意实属最难。鲁迅说“写不出时不要硬写”,确实是卡壳时的明智选择。无米之炊岂可妄作?宁可放弃绝不凑合,应该是一种修养。然而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张申却在此间意外收获了一幅“深夜苦思觅句图”,此诗惟妙惟肖地描摹了写不出满意作品时的窘况,吾等肯定都曾亲历,所以感到这是一首偶然得之的好诗。韵字可否改为乱字?

写至此,想起唐诗一件逸事:长庆中,元微之、刘梦得、韦楚客,同会乐天舍,论南朝兴废,各赋《金陵怀古》诗。刘满饮一杯,诗已先成(即颔联为“千寻铁索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的那首七律 )。白公览诗曰:“四人探骊龙,子先获珠,所余鳞爪何用耶?”于是罢唱。先贤们严肃的创作态度,实为吾辈楷模。

以上随录所感,难免郢书燕说,诸友批评。(2011-6-12)

 

京战(2011.06.12.)读后感

       读了树宗的赏析文章,颇多感慨。

       其一,赏析到位,逐句诠释,全篇通论,从立意到技巧,从用语到用典,条分缕析,如庖丁之解,且对原诗多有阐发,读后如饮醇醪。

       其二,树宗的文章,不仅是评诗,而且是为今后的创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更好的思路,达到了这次集体研讨的效果。诗艺无止境,创作无顶峰,我感到确实开拓了思路,得到了提高。

       其三,从去年博陵赠书,至今已过年余。通过这次集体研讨,确实看到了诸友创作水准的进展,细论起来,君恋、孟欣、张申提高幅度较大,经常有新意,经常有令人耳目一新之佳句。淙泉、树宗、京战也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探索和发展。今年树宗获奖,代表了六友的最高水平,大家写诗庆贺,引以为六友之荣。我们的博客应该算是问心无愧、卓有成效的。

       我的一点读后感,有失误之处,请诸友指正。盼早读到诸友的评论。——京战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